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总裁追妻:娇妻有点甜 作者: 红尘雪 字数:2020 更新时间:2019-08-21 16:37:29

第4章:心如死灰

南宫墨走到窗边背对着阮念,她拿起刚刚放到床头柜上的衣服,沉默无言的穿上身。

阮念看着自己身上布满点点红艳的吻痕其中夹杂着青紫的指痕,眼泪又不由自主的蔓延,颤抖着双手,系上衣服带子。

“啊”双脚刚刚落地,就犯软的跌在地毯上,阮念的脸色更加苍白,她的身体好疼,疼的让她连站在地上的力气也没有!

南宫墨听到呼声连忙从窗边赶到床边,弯下腰把阮念抱到床上做好。

他猜得到阮念身体会支不住,昨晚医生说,房间里燃得是最为霸道的迷情香,他情绪有点失控,没能控制好自己,伤了她的身子!只是没想到,就算昨晚给念念上了药,她还是这般痛苦。

他打开抽屉,拿出昨晚医生留下的药递给阮念:“这是止痛药,把它吃了”

阮念不想逞强,拿过药一口吞下。

坐在车里的阮念面如死灰的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南宫墨在犹豫该不该告诉她阮正奇入狱的事,他担心她现在的情况恐怕受不住这个事实。

看着眼前这栋无比熟悉的房屋,阮念说不出心里五味陈杂的感受,这栋别墅是三个月前她和穆子琪买好的家,里面的一切都是她和阮青青亲手布置的,现在想来,青青提的装修意见恐怕也是为了自己喜欢而不是她喜欢!想来真是讽刺,自己的精心布置原来只是为她人做嫁衣!

她按了密码开门,向婚房走去。

“宝贝,你可真带劲。”这个声音和自己度过了两年,她就算没见到人也知道是谁的。

听见虚掩着的房门内,传出穆子琪略带欢愉的声音,阮念脸上泪水仿佛僵住,愣在当场,扶着门手的手也垂了下去。

“怎么?昨晚还满足不了你吗?”一个女人娇媚的声音传了出来。

阮念现在只觉着恶心,她的新婚丈夫竟然和她妹妹在她的婚房里在她买的婚床上耳鬓斯磨。

“那、我和阮念谁更对你胃口?”

“这个问题你问了一晚上了,不嫌烦啊?嘶”穆子琪被身上的女人弄得气息不顺,惩罚的咬了咬阮青青的锁骨。

缓了一会儿继续:“再说了、阮念她一副大家闺秀、乖乖女的样,看着都倒胃口!哪有青青你来的销魂,清纯而又妖媚,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连自己父亲,姐姐都不放过,恐怕现在阮正奇、你的好爸爸还在监狱里苦思冥想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样的你、可是能迷得我死去活来”

房里传来阮青青妩媚的笑声混着穆子琪的喘息,仿佛是地府碎魂的刀,在阮念的心上刮了一刀又一刀….

“啊~你可冤枉我了,阮正奇又不是我的亲生父亲,只要你想要的,牺牲一个继父算什么?嗯啊、阮 阮念她要嫁给你!你又不喜欢她,我 我当然得帮你好好处理!啊!你轻点”

“青青,我最完美的宝贝,我对你、是越来越喜欢了”

房间里断断续续传来的话语,让门外的阮念仿佛置身无边地狱,心口疼的厉害,喉间一甜,一口炙热的心头血从苍白的唇间吐出,她感觉眼前的世界离她越来越远,无穷无尽的黑暗中有双大手,将她拖入深渊!

南宫墨大步上前接住晕过去的阮念,头也不回的走出别墅。

“曾诚,通知肖恩,让他带Hornby在清源山的别墅等我,现在你以最快速度,赶到那里”

“是少爷”

南宫墨看着怀里失去生机的女人满是心疼,他低下头小心翼翼的把阮念唇角的血迹吻去。

念念,醒过来,你一定要没事!只要你安好,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哪怕、是我的命!

Y市风景最秀丽的清源山豪华的卧房里。

昏睡了一天的阮念缓缓的睁开了酸涩的眼睛,就被光线刺得干疼,她闭上眼睛缓了缓再次睁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盏华丽至极的的吊灯。而视线范围内她左手边吊着一瓶点滴,冰凉的液体缓缓的流进她的身体,这是哪?

“醒了?”听到这个声音,阮念打了个冷颤,这么冰冷的声音,她记得;那个和自己一度春风的冰坨子!

试了几次想起身,可是没有一点力气,最后挫败的躺在床,干脆不动了。

那个穿着蓝色绸缎的男人,从沙发上走过来、弯下腰,把她从床上扶起,阮念眨了眨眼睛。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竟然能把绸缎穿得这么有高级感,这么难以驾驭的衣料在他身上,就好像是量身定做一般中和了男人骨子里的冷漠,让他看上去有了一丝丝烟火气息。

其实这个男人长得很英俊,剑眉英挺,锐利而深邃的茶绿色眸子,高挺的鼻梁,还有那性感的薄唇,可能是他弯腰的缘故,他的胸肌在衣领处若隐若现…..

啊~停!阮念,你在想什么?这个男人可不是什么好人!他是衣冠禽兽,斯文败类,你不能被他美色所迷惑!

阮念晃了晃头,把脑子里的绮思甩走“你到底是谁?”能毫不犹豫的花90000000买她的男人,她绝不认为是泛泛之辈。

“南宫墨。”

“谁?”阮念直接蒙圈,她在记忆里搜了一圈,Y市没有姓南宫的富豪啊!

“以后你会知道的,不急”南宫墨按了床旁边的呼叫铃,“肖恩,带Hornby进来”

没有一分钟,一个看起来很干练的男士带着一个戴着口罩穿着白大褂的人走了过来。

看来她是在医院

为她看病的男人,大概有40岁的样子,浓密的眉毛稍稍向扬起,一双像海蓝的双眼正在专心的盯着医疗设备。

阮念有点疑惑,外国人?医生?

“Mr.Nangong,the lady is fine”

南宫墨听到Hornby的回答,心口一松,双手插在口袋里朝着肖恩微微点头。

两个人没有再多的交流,肖恩便带着那个外国医生离开了。

病房内一片宁静,南宫墨坐回之前的沙发上。

阮念纠结着该怎么开口,“那个......谢谢你”

“谢谢?怎么?不恨我了?”南宫墨强压下内心躁动,假装轻佻的反问了她。

作者的话
红尘雪

作者什么都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