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总裁追妻:娇妻有点甜 作者: 红尘雪 字数:2025 更新时间:2019-09-04 20:12:26

第31章:海信花园

“少爷,应该是苏公子的人把阮青青小姐引开了”肖恩看了看后视镜发现刚刚与自己车辆相撞的车没有跟了上来。

“嗯”

“南宫墨!”你可以放开我了!阮念红着脸推了推怀抱着自己的双手。

南宫墨默默地吸了一口气,慢慢的把手松开。

阮念从南宫墨的怀里退出来,努力压制住狂乱的心跳,把目光移到窗外:“应该快要到了”

“嗯,或许吧!”他虚握了几次拳头:“肖恩,我看着这边风景比刚刚好!”

肖恩抬眼看了看后座的两人,感受到两人之间微妙的气氛,自觉地把速度放缓。

就算肖恩的车速放的再慢,路途终究有到达目的地的时候。

“少爷,夫人,海信花园到了”

一路上兴致一直不高的嘟嘟此刻像是睡醒了,连尾巴都让南宫墨怀疑这家伙是不是闻到了骨头的香味才会这么兴奋!

“汪汪汪”

“嘟嘟!”才刚刚下车的阮念就被嘟嘟拉的一个酿跄差点往前摔倒,还好南宫墨及时扶着。

“念念”

“谢谢,我没事!”

南宫墨一双冷眸直勾勾的落在一幅见了骨头般兴奋的金毛身上。

嘟嘟被主人身上强大的气势所摄,哀怨的低下头,尾巴也夹得好好地,看上去很丧。

阮念看着这一人一狗之间的斗法,感觉很有趣,原来南宫墨这冰坨子还有这么幼稚的时候啊!

“你吓它干什么,它对这里反应这么大,说明这里真的不寻常!”还有跟一只狗斗气,还真是出息。

“咳.....”南宫墨也似乎发现了自己这样有点不妥,连忙抬手抵在嘴边咳了咳。

嘟嘟引着阮念和南宫墨、肖恩来到一处不起眼的小摊上,“汪汪汪”嘟嘟像看到亲人一般,从阮念手中挣脱开来直奔摊位上那风烛残年的老人身边,头在老人身上拱了拱。

老人在小狗的头颈上摸了摸“嘟嘟回来啦?好久不见,你还带人回来了!”

“少爷,这,似乎是个瞎-子”

南宫墨挑眉,阮正奇这个岳父真的再一次令人惊讶,所谓“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真的是被阮正奇做到了极致,也难怪沈辛翻遍整个阮氏也得不到想要的东西。

“陈瞎子算命摊?”阮念也傻眼了,本来还有点忐忑,现在是疑惑。

听到有人喊摊名的陈瞎子转头漏出白雾茫茫的瞳孔:“你就是老正的小公主小念吧!来取东西的?”

“额,我是阮念,请问.....”

“别乱猜,东西不在我这,在家里,我还得摆会摊,呆会让嘟嘟带你们去,去的时候记得带上铁锹,诺隔壁摊位就有卖,或者自己去家里找”

铁锹是什么操作?难不成是埋土里的?

陈瞎子拍拍嘟嘟的头:“去吧,小捣蛋鬼”

嘟嘟一马当先的向巷子里跑去。

肖恩先跟了上去。

等他们人走了,陈瞎子朝着嘟嘟跑去的方向微微一笑:“老正啊,你女儿的眼光可比你好!比你好啊!”

“汪汪汪”嘟嘟在一户很旧很旧的人家停下,“陈宅?”没想到一个算命的瞎子老人还挺风雅,宅子虽老旧,但这布置的还挺不错,还真有点看不透。

嘟嘟围着柳槐园墙角的木槿花树打转,“汪汪汪”

阮念目瞪口呆的指着那棵木槿花树:“这!不会是在这下面吧?”父亲有这么无厘头么?说什么她也不想相信!

南宫墨又一次感受到自家岳父的幽默,他笑着挥了挥手,肖恩点了点头,拿起新买的铁锹朝着嘟嘟打转的地方挖下去........

手下传来的阻力让肖恩一愣,这还真是啊?

“少爷,下面有东西”

“........”

“继续”

过了一会,已经能看到尘封的旧物。

“夫人!”

肖恩把箱子完整的取出,去除外面包裹着的油皮衣漏出里面质朴平凡的箱子。

“这是外婆留给妈妈的红鹤箱”

“念念,确定吗?”

“确定,小时候我看到过妈妈往里面藏东西!”

阮念捧着箱子不知道在想什么,南宫墨向肖恩点点头,肖恩反身把刚刚挖的土往坑里回填。

“念念,这里面装的东西我们回去再看,这里不大方便。”

“嗯”阮念也知道在这里陌生的地方看父亲留下的东西不大合适。

“那我们回家看”

等阮念反应过来回家的时候,却没有发现自家狗狗的踪影:“嘟嘟呢?”

环顾一周还真是没有看见嘟嘟的身影,肖恩看着地上的土泥:“夫人不必担心,你看地上,嘟嘟可能回去找刚刚算命的摊主”

“走吧,回家”

小地摊边,陈路摸着嘟嘟的毛大脑袋“看来你今天你很快就要回家了,一定要记得回来看我老头子”

“汪汪汪”

“嘟嘟”还真在这里啊,阮念一出小巷便看到嘟嘟倚在算命摊旁。

“东西找到了?”

“谢谢...”

“大伯”

“谢谢大伯”

“回去吧,快走快走,我酒瘾犯了,我找老魏喝酒去,不和你们说了!”

说罢,陈瞎子收拾好吃饭的伙计,打了根竹竿子走了。

回去的路上,阮念看着怀里的红鹤箱,沉默不言,思绪回到妈妈还在世的光景,不知不觉间,眼眶不禁酸涩!

南宫墨虽然在逗嘟嘟玩,但他的注意力一直都放在阮念身上:“念念,我一直都在”只要你一回头便可以看到我。

阮念心里开始酥酥麻,“我一直都在!”;她身边的这个男人从未说过什么山盟海誓的甜言蜜语,他说的从来都是“有我在”、“别怕”......

平淡无奇的话语,却暖着她支离破碎的心,这个男人做的比说的还要令人安心、信赖。

“南宫墨”谢谢!

“嗯”

“回去我想一个人静静”

“好!”

清源山

阮念把红鹤箱里的东西一件一件拿出,又再一次亲手触摸母亲生前用过的物件,她眼眶里藏了许久的泪水倾眶而出:“妈妈,念念好想你啊!”

她看着桌上的阮氏契书,满目疮痍,这个世界还是太现实,人可以为了所谓的“利益”而变成金钱和权势的奴仆,而阮氏也成了这条路上的垫脚石!

作者的话
红尘雪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