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总裁追妻:娇妻有点甜 作者: 红尘雪 字数:2017 更新时间:2019-09-04 20:15:38

第32章:暖香

南宫墨看着莫凡传来的文件,目光深沉,父亲为了打压自己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这自断一臂的愚蠢事都做出来了,真是出息。

“父亲,从小你就教我掌权者,首先的掌好自己的命运,才叫掌权者,而你自己却忘记了。”

“咚咚咚”

“进来”

肖恩手握公文包匆忙入内“少爷,发现有人在小股购买Y市南宫名下属于的产业股份”

南宫墨眼神一凝,茶绿色的眼眸里波涛汹涌“怎么回事?”

“最近M集团和黄陵宫的小额股份被散卖”

“很奇怪的是,这次的股份收购却和穆家和沈辛没有一丝关联,少爷,会不会..”是本家

“不可能是父亲,父亲和我虽然都在争权,可我们可是血脉至亲”都是一家人,哪里还分得清南宫名下的股份的分属哪一个支派?

“想不到一个Y市引出了这么多谜团,这一次我竟然是被盯上的那一个,肖恩,你说有不有趣?”

“少爷的意思是?”

“抓不到那截尾巴,是我们给的诱惑不够大,告诉曾诚,好好演一场戏,才能更好的引出觊觎我南宫世家的老鼠。”

“是,少爷”

“这几天辛苦了,留下了一起用餐”

“少爷!”这不合规矩。

“这里是清源山,不是南宫庭,无需守着那么多礼”

“是”

餐桌上,南宫墨看着阮念的空位:“夫人呢?”

“少爷,夫人在房里好一会了,从中午回来就没出门过。”要不要去叫一下

“不用,我去就好了”

“咚咚咚”

南宫墨敲了敲门却没反应:“念念,是我,我进来喽”

南宫墨?进来?不行,不可以,要是他现在进来肯定会看到她在哭,才不要这么丢人的好吗?

“我马上就好,你不用....”话音还没落,南宫墨的身影便闯入她的视线。

南宫墨进门便看到阮念挂在腮边的泪珠,眉头慢慢蹙上阴霾,快步上前,拇指轻轻拭去阮念脸上的水珠。

“南~呃,南宫墨!”一时间从难过到惊诧,让阮念哭着打了个呃。

“念念,你还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在我身边,你哭一次我吻一次”话音刚完,南宫墨便低下头吻住阮念因为惊愕而微张得的红唇。

阮念的瞳孔放大,唇上传来的是最纯粹的南宫墨的气息,鼻息之间是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不禁的让她的的心跳慢了几拍。

“下楼吃晚餐,今天陈嫂给你做了喜欢的菜色”一吻毕,南宫墨进浴室打湿毛巾给阮念洗脸。

“....”丢死人了,为什么每一次她出丑的时候,总是能被南宫墨逮个正着?他是在自己身上安了情绪追踪器吗?

“以后,你心里难过想哭的时候可以在我怀里哭”其余的,不希望你哭。

阮念头顶一排乌鸦飞过,这突如其来的沙雕是什么鬼?突然间就觉得自己刚刚的低迷被治愈了,唇角不自觉的往上扬起。

“心情现在好点了吗?”

“好多了”

“那,南宫夫人,可以和南宫先生共进晚餐了吗?”

“南宫墨,你可以正常一点吗?”这高冷的人设突然转换,让她觉得很不适应。

“博卿一笑”

看着阮念吃的两眼放光,南宫墨感觉很有成就感:“今天陈嫂准备的菜色喜欢吗?”

阮念摸了摸吃的饱饱的的肚皮:“陈嫂的手艺真好,我得去雅居园消消食”今天她吃的有点撑了,必须去消化消化。

“要我陪你去?”

“不用,你去忙,我自己去就行了”笑话,谁要他一起去啊,多无趣?还是一个人比较好。

“那,注意安全!管家,把雅居园里所有照明灯打开!”

“是,少爷!”

.............

刚刚从雅居园消食回来的阮念便接到表姐林桑的连环电话轰炸。

“桑桑姐,什么事这么急?”

“明天出来聚一聚,我有事和你讲”

这些天,她也知道了许多有关于阮家和穆家的事,总觉得心里就像吞了一只苍蝇一样膈应,反正她是不相信姑父会是那种利益熏心的无良商贩,这些事,她还得找阮念问问清楚。

“明天?”

“怎么?有了“老公”我这个表姐就不重要了?”

“没有,明天约哪里?”

“思妍丽等你,好久没一起去做养护,明天一起”

“好”

书房门外阮念托着茶盘敲了敲门

“咚咚咚”

“念念进来”

“南宫墨,陈嫂泡了养生花茶,我觉得还不错”

“又想做什么?”

“我桑桑姐说明天约我出去逛街,明天让司机送我!”

“这次不坚决自己一个人去了?”

“.......”这是在取笑人?“不了,明天麻烦司机送我一下”

“我陪你去”

“你去就不合适了”阮念想象不到南宫墨在商场等她逛街,在会所等她的样子。

南宫墨憋着笑意,每一次念念有事想要求他的时候,就会变得很狗腿,这样的她,很可爱,他很喜欢:“好,那你过来坐我旁边来”

“南宫墨,你不怕我窃取你商业机密啊?”阮念坐下后,发现跟南宫墨靠的极近,他在看什么写什么全都一清二楚。

南宫墨的余光里,全是她伸长脖子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的脸,那张灿若桃花的脸让根本无心工作,配合着调侃道:“很有可能,所以你坐着别动,也别伸长脖子乱看。”

阮念撇撇嘴,那你让我离远点不就行了吗,干嘛还要让我做这么近。

看着他家的女孩一幅很想套近乎,却找不到话题,他决定自己先撕开沉默:“念念你说,这有两份合同,我签哪一份好?”

阮念还正愁着怎么找个话题聊,结果南宫墨就自己凑上来,可是为什么是这个?

“你,你问我?”阮念不可置信的看着南宫墨。

“两份合同念念喜欢哪一份”南宫墨挑着眉,准备看她接下来会怎么做,是配合,还是直接切入正题,直奔来意?

阮念赶紧给他塞了一支笔“这种事情你可不要问我,你自己赶快签吧。”写个名字而已,她就不信了,他自己心里会没有数;阮念,聪明!

作者的话
红尘雪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