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凰尊独宠:狂后戏天下 作者: 猫少阎 字数:2390 更新时间:2019-09-04 21:07:58

第三十六章 踏扁这个嚣张狗头

躲在暗中的二号见情势不对,正纠结着要不要出手帮萧云落一把。

可又怕被萧云落发现自己没听从她的命令,跟了过来……

要是被知道,那萧小姐她……会不会拍死他啊……

也就是在二号纠结的这一瞬。

面对扑袭过来的这两位大汉,萧云落勾唇冷冽地笑了。

随即,还未等他们张牙舞爪地来抓她,她便嗜血地笑着开始最残暴不仁的攻击!

萧云落先是对着第一个冲上来的那名大汉甩过长腿迅疾地踢过去!

她踢人的腿速快的惊人,踢过去的时候,仿佛疾风骤雨初般,既快又猛!

最先被踢中头部的大汉头晕脑胀到连步伐都踉跄了。

搞定完这个,萧云落有飞身去踢另一个。

那大汉见自己的兄弟被踢了,自然早已有防备!

只见萧云落的脚飞快的踢过来的时候,他头一偏,侥幸地躲过去了!

就在这名大汉正在为自己的好运而送口气之际,萧云落自带着气流的脚就直踹到他健壮的胸口上!

大汉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又被萧云落给狠踹了一脚!

这回,他是直接被萧云落给踹飞出药馆去的!

这一动静,惹来了过路的人的频频注意力。

萧云落捏着手腕,笑容阴冷无比。

“老东西,现在,到你了。”

躲在暗处的二号突然觉得自己之前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也不知道一号能不能把尊上请来。

陈文面容阴鸷,他是有修为在身的人,自然也是不怕萧云落的!

“臭丫头!竟然敢如此狂妄不羁!”

萧云落呵呵冷笑:“老娘我就是这么轻狂,你能将我怎么着?”

陈文立刻爆发出强大的气流!

他阴险地奸笑道:“既然那些普通的人收拾不了你,那老夫就亲自收了你的头颅!”

“呵呵。”萧云落冷睨着他,“谁收谁的狗头还不一定呢。”

陈文运着气流蓦然闪身击来!

萧云落挑眉,侧身一闪。

见没击中!

陈文自然是不死心,也不甘示弱!

他就不信!

他杀不死这个狂傲的臭丫头!

他一往左边运着气流击过去,萧云落就闪到了右边。

他一往上边运着气流击过去,萧云落就后仰到下边。

来来回回这么多次,他仍然是没有一次能将萧云落击中!

一见他们打起来时,药馆里的药童就都纷纷找了安全的地方,躲藏了起来!

萧云落超级不爽地阴笑道:“老东西,啧,你这破攻速慢的跟只乌龟似的。呵呵,就这速度,还想杀我?”

呆在萧云落标志里的小金龟:“……”

你们打架归打架,为毛非要扯上本龟?

“臭丫头!”陈文暴呵一声,迅速地聚集起全是的气流在手里,“你给我去死吧!”

这一招,他不信这个臭丫头还能躲的过去!

这该死的丫头!

从没有人敢这么羞辱他!!

“老娘香着呢!”

面对陈文两手挥击而来,犹如龟太气攻波的一个圆球招式。

萧云落飞身一跃,径直躲闪开了!

紧接着,她便跃到陈文面前,而后,长腿猛的一踢!

冷森森的语气响起,“你死我都不会死!”

这老东西,当真是在自找死!

被踢中脑门的陈文一阵晕厥,还没反应过来,又被狠踹了一脚!

萧云落踹中他脑门的那一脚,就差点让他晕乎乎地站不稳了。接着,她又来了一脚,陈文便直接被踹倒在地了!

萧云落走上前,一脚踏在他的脑门上,笑容极为恶魔。

“老东西,被收狗头的滋味如何?”

萧云落微弯下腰,居高临下地斜睨着他那惨兮兮的可怜模样。

“怎样,还敢来收姑奶奶的头颅么?”

被踩踏着右脑门的陈文已经从晕厥中渐渐清醒过来了。

陈文斜着右眼,极其恼火地瞪着萧云落。他叫嚣地道:“死丫头!你有种放开我!”

萧云落见他还是这么没礼貌,就直接用绣花鞋的鞋底在他头上用力地磨动了几下。

“老娘可没种。而且,”她的笑容如同天使一样,让人心生喜爱,只可惜,她的话语,魔鬼的很。

“我为什么要放掉一只打算咬死我的恶狗?你该不会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这么愚昧无知?我放了你,难道接着等你来杀我?”

“啊啊!”

被萧云落用力心地磨着脑门的陈文发出一阵阵惨痛的嚎呼声!

“死丫头!我要杀了你!!”陈文开始疯狂地挣扎!

眼见他的手就要挥舞到自己的腿脚上,萧云落微邹眉,马上跃身躲开。

我靠!

这样都没还被她搞到精神错乱!

看来这个老家伙没那么好对付。

从地上骤然跳起身的陈文老脸狰狞的可怖!他不停地对着萧云落所在的方位挥击过去一股股气流!

“去死!去死!你给我去死!”

这死丫头竟敢这么对待他!

今日他非杀了她不可!

萧云落眼里显现出冷意森然的杀殛之光!

妈的!

她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先去死!!

草!

萧云落躲跃的同时,还飞射出了无数根银针!

不计其数根银针迎面射来。

陈文急忙用术法抵挡!

也就是在这一间隙!

萧云落一见有隙可乘!

飞身瞬闪到陈文身旁!

她眸光冷酷的寒人!

二号拔剑正要出手!

便见萧云落猛然抓过陈文的胳膊,狠力一扳!

隔着一段距离的二号都能听见陈文骨头碎裂的声音!

萧云落完全没有手下留情。对这种可恶的老东西,也无须手下留情!她扳断陈文的那条手臂,是直接使劲地旋转了一圈,径直转了一个三百六十度!

本来吧,如果他一开始不搞事情,没心向着陈氏这么无礼地对她的话,她或许还会留他一口活命的气!

但这老东西偏偏就是要找死!

她的忍耐,从来都是有短暂的限度的!

凡惹她不爽者!

无一例外!

都他娘的别想活命!

被完全扳断整条手臂的陈文惨痛的鬼叫分贝惨嚎出来,摇撼了药馆!

也吓得那些药童都连忙闭起了双眼。

萧云落抓过陈文的头,正要将之扳断!

谁知!

几支混合着气流的银簪子正朝着她的头飞刺过来!

二号被这一幕吓的惊心动魄!他连忙闪现出身来,飞快地朝着萧云落的方向护身过去!

“萧小姐小心!!”

萧云落更加烦了!

妈了个逼!

又是哪个多事的?!

萧云落丢掉陈文的狗头,飞速地闪开身。

然而,并不是她闪开身,那些朝她飞刺过来的银簪子就不会刺她了!

那几支银簪子仿佛似长了眼睛一样,一直以宛如火箭发射的速度般,紧追在萧云落的身后!

萧云落直接飞闪到一块强壁上,然后故意放慢了一下动作。

等那些银簪子差不多要刺中她的时候,她蓦地翻身旋转!

然后,那些银簪子狠撞击到墙壁上,全都插在了墙壁里头。

萧云落凤眸闪现快意。

她唇角边轻狂的弧度愈来愈深!

呵。

好久没感觉到这么刺激了!

“萧云落,谁给你的胆子!竟敢在我娘的药馆里撒野!还伤了陈叔!”

说话的人,是萧颜茴。

她身旁站着的男人,是上次萧云落刚羞辱完的老男人墨钦。

而她身后,还站在两位面色非常阴沉,正怒瞪着她的老者。

作者的话
猫少阎

作者什么都没写